援鄂医生日志?_国内

        时间:2020-01-30 22:12
原标题:援鄂医生日志?|这个关头 总是希望最大程度帮助患者

“无论未来发生什么,这段经历都是我非常宝贵的财富。”

北京世纪坛医院主治医师臧学峰是此次北京援鄂医疗队队员之一,正奋斗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第一线。我们整理了他从武汉发来的援鄂日志,展现抗疫前线的片段。

1月30日 星期四 武汉 晴

日志记录人:臧学峰

记录一下昨天第一次接诊“新冠”的情况。

昨天下午,经过改造后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12层病区正式接诊。我们是第一组,第一天共5名大夫,其中4位是我们世纪坛医院的医生,丁新民主任、苑晓冬主任、陆非平主任和我,还有北京老年医院的田蓉主任。

因为是首批进入,确认接诊的流程非常重要,事先,我们进行了充分的预案,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,第一名患者就给了我们一个“下马威”。

患者五十多岁,病情较重,送到时血氧饱和度只有70左右(正常人95),呼吸衰竭,意识淡漠,应是缺氧很长一段时间了,赶紧救治。吸氧、补液,鼻导管吸氧氧饱和度仍无明显提高,立马更换成储氧面罩10L/min,患者氧饱和度才逐步升高,胸部CT一看,肺间质改变很明显,我们尝试了小剂量激素改善肺间质渗出。意识清醒了,患者开始焦虑,丁主任上去安慰她,听说我们是北京来的专家,患者的情绪和状态慢慢稳定下来,血氧恢复到了90左右,这时,患者告诉我们三四天没有好好吃东西、现在肚子疼,我们担心出现应激性溃疡,给了保护胃黏膜的治疗。救治见效,我们离开的时候,她还跟我们挥手,感觉还挺欣慰的。

这个患者之后紧跟着就是“大部队”,确诊患者一个接一个被送入病房。时间很紧,我们按照丁主任的指示,分类检伤,迅速检查患者情况,如果没有危险、马上询问下一个,虽然节奏快,但秩序平稳,全部接诊处理后,按照危重程度,再评估处理,然后逐步完善所有病人的诊疗。

2013年正式参加工作以来,这是我第一次离疫情这么近、也是第一次穿着隔离服工作。真的进入了隔离区,才体会到确实很辛苦。防护的口罩和眼罩箍得非常紧,眼镜托死死压在鼻梁上,感觉“压疮”都要出来了,但是我很清楚,即使皮肤压破了也不能去碰;身上的防护服不透气,出了汗,浑身湿漉漉的。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一整个白天没有喝水,没有用上纸尿裤。

爱人也是大夫,知道疫情的可怕,一直非常担心我,虽然嘴上嫌弃我是被英雄情怀冲坏了头脑,但是她知道这是职责所在,医生这个时候不能躲,每天有了新的防护知识总是第一时间发给我,天天挂在嘴边的都是注意防护。

作为一名医生,学了这么多年,在这个关头,总是希望能最大程度帮助患者,挽救生命。无论未来发生什么97就去干,这段经历都是我非常宝贵的财富。

新京报记者 戴轩 整理

编辑 张畅